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标准普尔大中华区总裁周彬:A股年内有望上2700点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25日 06:08      中国证券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高端访谈

  □本报记者 卢铮 蒋家华

  标准普尔大中华区总裁周彬日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一些资产、市场还没有明确见底,全球经济还有下降的可能性,但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政策风险。他认为,在中国出口和内需增长动力不明显的情况下,通过投资来刺激经济的力度可能要更大一点。对于中国A股市场的走势,他预计,上证综指在2009年底将达到2700点。

  金融市场跌幅有限

  中国证券报:标准普尔近期发布了一份报告,再一次下调了对2009年亚太区经济的预测,为何如此悲观?

  周彬:去年3月到7月之间,亚洲的通货膨胀极其严重,当时的货币紧缩政策正是针对这一情况而实施的。货币紧缩政策对实体经济的作用通常会滞后,滞后期会因环境而异,但六个月是比较合理的一个时间。因此,紧缩政策在第四季度才见成效,恰好与欧美经济急剧下转同时发生,这种情况对亚洲地区经济的影响特别大,所以我们觉得亚太地区经济下转现象会愈演愈烈。

  另外,目前全球金融市场非常不稳定,没有明确的展望。欧美大金融机构受到影响,自身难保,此前以金融市场带动实体经济的模式难以为继。在金融市场前景不明确的情况下,房地产市场、股市都大幅贬值。各种不利因素的连锁反应,使得全球实体经济受到影响,经济下降速度越来越快。

  市场上很多经济体的展望,以前是在六个月时间内都没有太大波动,而现在几乎每个月都有改变,标准普尔也经常要进行追踪更新。我们的报告认为,今年美国GDP增长会下降,亚太地区也相应作了下调。

  中国证券报:金融市场会不会有更多的“坏消息”,爆出更大的资产“黑洞”?

  周彬:金融市场已经下降得这么厉害,继续下降的空间已不大。有人说市场已经反映了最坏的消息。金融市场会不会有2007年、2008年的下跌幅度?我想可能性不太大。

  中国证券报:您认为全球经济面临的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什么?

  周彬: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是政策。现在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波动剧烈,各国政府的政策并不能彻底解决目前出现的问题。总体而言,中国政府的政策比其他国家更积极。

  很多经济学者和分析师认为,美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力度不够大、不够快、不够狠,如果政策不能恢复信心,不能让整个金融市场发挥其带动经济的作用,全球受到的影响会非常大。

  在很多人对政策没有信心,加之政策可能存在一定副作用的情况下,全球经济进一步下降的可能性仍较大。

  沪指年内有望达2700点

  中国证券报:您怎么看待当前中国经济?

  周彬:中国经济结构会因全球经济格局改变而发生变化。有些部门譬如发电和进口会因为政府的投资计划而有所改善;有些部门无法完全恢复原来的状况,比如出口。

  在出口和内需增长动力不明显的情况下,通过投资来刺激经济的力度可能要更大一点。尽管现在贷款增长率已凸显了政策作用,但中国经济要实现“保八”的话,有些政策的执行力度要更大一些。

  中国证券报:近期中国信贷增长很快,其中包含4万亿经济计划政府要求金融机构加大贷款力度因素,这可能会导致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的上升。那么,您认为发生这种情况的几率有多大?

  周彬:在经济不好的时候,贷款增长的话不良贷款率一定会增加,这是毋庸置疑的,不光是中国,全球都如此。但是,扩大信贷还是要执行,就像感冒了一定要吃药,但长远看也会有副作用。

  中国证券报:您怎么看中国A股市场的走势?

  周彬:尽管存在一些负面消息和风险,但我认为,这些利空因素将在2009年第一季度出尽,加之各项财政刺激措施开始显现成效,中国经济应在2009年第二季度开始复苏,并将持续至2009年下半年。我们预计,上证综指在2009年底将达到2700点。

  我们关注的主要问题是奥巴马在美国推出的银行救助措施的执行情况。如果这一措施能够导致美国借贷活动增加以及信贷利差降低,那么,金融股和资源股会带动股市出现更为持续的上涨。否则,市场可能将维持区间波动,而上证指数上升的空间则可能更小。

  需要统一监管标准

  中国证券报:这次金融危机对评级机构也有不小的影响,监管方面也加强了对评级机构的监管,您觉得这对评级机构的未来有什么影响?

  周彬:金融市场需要独立的、公认的、市场认可的分析机构,信用评级应该还能有所作为,我们对此很有信心。评级工作是对债券或发债人信用风险的意见,揭示违约的可能性,并不是债券买卖的建议或是否适合任何投资者的看法,也不能作为流动性、波动性及市值的衡量标准。

  在监管方面,在现有环境下,各国政府对评级机构监管条例不同,我们认为评级需要一个全球统一的监管环境。现在,金融市场一体化程度越来越深,评级工作通常会涉及到很多领域和不同的国家。因此,监管框架应力争保持全球统一性,有助于不同监管机构共享信息。此外,监管机构应将监管重点放在评级流程的完整性和透明度上,保证评级机构的独立性、公平性,而不能直接干预评级的结果。

  中国证券报:现在市场不景气,对评级机构具有一定的冲击,您怎么看待这些冲击?

  周彬:现在整个融资市场包括评级公司和银行业都受到很大影响,但在这种环境下,投资者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需求更大,即信心、分析和价钱。

  以前市场好的情况下,很多时候只要跟着大家跑就可以赚钱了,但在目前基本面分析尤为重要。如今很多投资者转到最基本的分析,标准普尔在这方面的业务进展得不错,特别是风险分析方面。目前,中国监管部门对国际评级公司直接进入国内债券市场有所约束,我们希望能跟国内成功的评级公司合作,帮助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

  标准普尔大中华区总裁周彬


到论坛讨论
    中国证券报 其他文章
    • “民工慌”出路何在 (2009年02月25日 05:09)
    • 周到:抓住时机发展场外市场 (2009年02月25日 05:09)
    • 怎样才能激活房地产市场 (2009年02月25日 05:09)
    • “乱世欧洲”加大A股不确定性 (2009年02月25日 05:09)
    • 孙钢:个税改革更应着眼于税率调整 (2009年02月24日 07:04)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