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马明哲“白干一年”不应仅仅成为谈资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25日 02:52      新闻晨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晨报特约评论员西

  据报道,将于近期公布的中国平安2008年年报中,平安董事长兼CEO马明哲的薪酬从上一年的6616万元直接“归零”,分文不取。有媒体分析这是马先生挨了一年多骂后的幡然醒悟,也有的说这样的“零薪水”并不理性——无论如何,正常的薪酬体系总是要与公司治理以及业绩挂钩才合理。

  薪酬问题从去年开始就闹个没完。故事一个接一个,主角可能会变化,但情节基本一样——高薪出现了,大家都觉得可以骂,什么话都能出口,并且因为掌握了道德的制高点,完全可以不受谴责,甚至也没有想过要负责。而被骂者任何辩解都无济于事,愤怒的口水才不管你这薪酬是否合法,一口咬定你是“皎皎者易污”。当然还有很多声音为低薪打抱不平,但大多流于表面,挽一把貌似辛酸的泪水之后,就当自己已慈善了,然后依然把愤怒对准高薪烧去。

  假如社会公平可一骂了之就均贫富了;假如经济发展不需要再分工,骂完了,物物交换的时代重降,大家自己种粮纺布,鸡犬之声相闻而老死不相往来……也许有人会说,这不一定多正确,但至少是快乐的,可以作为追求目标。

  然而这可能吗?

  现代文明发展至今,本来就没有一个不受争议的工资标准。本质上说,人类至今都没有想出一帖万灵膏药,说是一帖下去,举世就太平了,凡人皆富贵了。换成政治经济学的术语说,就是从来没有一种分配能够公平到皆大欢喜。

  有人说,金融界一部分人合法拿高薪不合理,至少很难合国情。并举例说,这并非国人仇富,因为同样高收入的袁隆平先生却在一片叫好中,受到全社会鼓励去买最新款的奔驰。这样的分析当然在摆事实。但个案的理所当然,却不应成为全部社会构成的普遍分析。把不同行业满足不同消费需求的分工作简单比较,并不科学。袁隆平先生拿高收入合理,金融家从无到有把一个小社区的保险服务社发展到全国第二、世界瞩目,从而得到高收入,应该也不是坏事情,也说明中国经济的进步和社会财富的增加。

  大米增产了满口叫好,保险品种有更多选择就要口诛笔伐?粮食是商品生产,保险也是金融产品制造,都是国民财富组成的一部分。何故厚此薄彼?任何国民财富的创造者,都不需要被上纲上线地判决为取得高收入就有“朱门酒肉臭”的动机,何况这未必是导致“路有冻死骨”的先决条件。

  市场经济怎么发展才有效率?其分配制度怎么建立,才能保障起码的公平合理?这些可以见仁见智。但有一条,任何人都无法否定和回避:市场经济必然是社会化分工的结果。按照亚当·斯密《国富论》开篇第一章的论述,国民财富的形成和性质就是以“分工”为第一基础的。没有这个“分工”,一切经济发展都免谈。而“分工”就必然会导致分配不一致。现在问题的核心不是高薪,而是在全球一体化的分工中,我们各行各业的薪酬标准在全世界几乎都处于下游。高薪酬行业与世界相比差,低的也差——而且差太多。之所以中国人在世界上仍然属于便宜的劳动力,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缺少理性的薪酬制度构建。

  总之,当薪酬作为人力资源价格来体现人的劳动和创造的价值时,中国人的勤劳、智慧、善良、勇敢和富有创造性是被严重低估的。马明哲先生这次决定“白干一年”,表面上看是共度时艰的“限薪令”效果初显,但在其背后,中国人力资源价值的扭曲仍是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问题。


到论坛讨论
    新闻晨报 其他文章
    • 振兴房地产要谨防新泡沫 (2009年02月24日 11:09)
    • 管制国企高管薪酬有益于谁的身心健康? (2009年02月20日 02:32)
    • “以券代薪”是一个两头不靠的方案 (2009年02月12日 02:52)
    • 2300点关前煮酒论多空 (2009年02月12日 02:52)
    • 行情热点或切换至蓝筹股 (2009年02月05日 08:53)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