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营造有序平衡:应给予中国转型时间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21日 02:33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巨大的全球失衡

  许多分析师都认为美国经济是全球经济的引擎,这并不是全部的事实。有时候世界某一区域发生改变将迫使其它区域做出相应的调整,美国不仅是世界上最大、最开放的经济体,还拥有最灵活的金融系统。因此,美国通常会吸收和反映来源于其它经济体的变化。

  美国的贸易数据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在最近的60年中,除了两次例外情况,美国经常账户的盈余或赤字在绝大多数时间中都不超过GDP的1%。刚才所说的两次例外,一次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经常账户赤字在1986-1987年间一度上升到GDP的3.5%,后来大幅回落,1990年恢复到少量的经常账户盈余。另一次发生在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的前后,美国经常账户赤字超过GDP的1.6%,接下来的两年虽有回落,但在1997-1998年后迅速攀升至历史峰值——GDP的6%。

  经常有人称美国的贸易赤字仅仅是因为美国人贪图享乐的过度消费,但这很难解释在上述两次贸易赤字高涨的情况之外,美国长期保持了经常账户稳定的原因。亚洲国家在储蓄和贸易政策两个方面的改变可能才是问题的源头。上世界80年代美国经常账户赤字的高涨很大程度上是由日本的国内政策和环境所致,那是一个值得专门研究的案例,而1997年之后的赤字膨胀更有意思,并且和当前的金融危机有关联。

  1997年,亚洲多国经历了可怕的金融危机,经济遭受了严重的打击,那些惨痛的教训给亚洲的执政当局留下了深刻教训。执政当局从中学到了最重要的一课,即大量的美元外债以及不足的外汇储备将使一个国家面临极大风险,甚至可能爆发危机。为保护本国不再重蹈1997年的覆辙,大部分的亚洲国家都追求贸易盈余,并通过贸易政策和调控货币汇率来积累大量的外汇储备。这就产生了所谓的全球资本流动的悖论(Paradox),即发展中国家在近些年向发达国家净输出了巨额的资本,而且还在不断增加这一净输出量。显然,这是矛盾的,因为历史上发展中国家历来都是缺乏资本的,所以它们通常属于资本净输入方。这些外汇储备大多以官方投资的形式输出到发达国家。在过去50年中,这些发展中国家以外汇储备投资为主要形式的资本输出总额是远低于民间资本输入总量的。然而,1998年发展中国家的官方资本输出总额开始大幅上升,到1999年就已超过了民间资本的输入量。这正是悖论开始的时候。自1998年起,除了2001年有轻微下降之外,发展中国家的资本输出几乎呈直线上升的状态,平均每年增加7000亿美元(外汇储备增速为每年1.2万亿美元,扣除每年5000亿美元的民间净资本流入)。

  不管怎样,世界各国的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总和最终一定是归零的。因此当亚洲国家拥有巨额的贸易盈余和资本输出时,必然有其它一些国家拥有相应的贸易逆差以及资本输入。美国正是如此,在1997年以后美国贸易逆差剧增,与此同时美国居民也很快花完了储蓄。

  重回平衡的艰巨任务

  两个互相关联的因素激活了美国的泡沫。首先,美国巨额的贸易逆差经过再循环回流到了美国的金融市场,使美国楼市和股市的价格飙升,资产的市场价格提升鼓励了居民将收入中的更大比例用于消费。另外,金融机构为了适应不断涌入的流动性,采取了惯用的手段——迅速扩大贷款,这就包括新增贷款给购房者和消费者,美国的消费贷款属于无条件贷款,于是举债消费的情况不可避免的增多。在这场信贷泡沫中,美国人充分利用了便捷的借债环境,纷纷加入了制造泡沫的借债大军中。

  如今,全球收支平衡的旧体系已被打破,我们跌跌撞撞的试图探索一个崭新的稳定平衡体系。这次金融危机必然会导致美国人提高储蓄率,楼市和股市的崩盘使美国人的财富大幅缩水,他们不得不从收入中存下更多的钱以补充自身的财富。即使消费者想要继续大手大脚花钱,美国的商业银行也已陷入了近年来最严重的信贷危机之中,不再乐意为消费提供贷款。因此,美国居民的储蓄率只会上升。

  由于全球收支平衡的定律,美国人消费减少必然导致世界其他国家发生相应的改变。要么是美国的其它部门增加消费需求,例如为对抗经济的下滑,政府主导的消费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扩张;要么是美国之外的国家增加消费,例如中国要削减外汇储备并倡导扩大内需。无论发生哪一种改变,主要由中国构成的全球生产过剩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在美国居民净消费下降的情况下,只有其它区域或者部门的消费增加抑或生产减少,才能缓解目前全球生产过剩的状况。

  当然,最理想的状态是中国内需的提升正好弥补美国消费的下降,那么世界将很快恢复到新的平衡。与过去相比,新的平衡体系将有一个显著的变化——美国的贸易逆差减少,中国向美国输出的资本也有相应程度的减少(也就是说中国央行降低了外汇储备总额)。否则,全球消费都会下滑,全球经济增长减缓,全球收入将随之降低,因此储蓄和消费将双双下降,那将触发一场世界范围的经济动荡和衰退。

  中国的内需增长能否完全抵消美国消费下降带来的影响?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刺激内需的政策是否及时有效,能够赶上美国消费下降的速度?鉴于美国的经济规模接近中国的3.5倍,而且欧洲及其它主要经济体的需求都在萎缩,全球需求下滑的速度太快,因此中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整到位。

  另外,中国经济以及金融市场的结构使经济刺激政策对生产的推动效果将大于对消费的拉动,未来的净消费将不升反降。因此,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合作变得非常重要,遗憾的是至今各国之间更多的是互相责难,而不是交换合作建议。如果我们不能迅速改变这种局面,那么未来全球经济有序调整的前景将不容乐观。

  (本文系作者为本报所撰专稿,标题系编者所加,旷野翻译。欢迎读者来信交流,邮箱guchongqing@gmail.com。)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

经济结构 转型 

到论坛讨论
    21世纪经济报道 其他文章
    • 反弹将继续 股市仍在扶持阶段 (2009年02月21日 02:24)
    • 信心复苏是经济复苏的前提 (2009年02月21日 02:06)
    • 金融危机的前景:后技术革命时代的国际货币体系 (2009年02月21日 01:52)
    • 危机之后的形势:格局与思维的变化 (2009年02月21日 01:51)
    • 全球危机 全球共对 (2009年02月21日 01:48)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