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复兴美国,奥巴马为何锁定绿色革命?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13日 08:54      南方周末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奥巴马

奥巴马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曹海东 发自北京

  ▉美国的再次崛起,不可能择选金融业为主体的危机产业,低端消费品经济也不是美国爆发转型的救命点,这就需要造就一个超过二三十万亿美元价值的大产业作为美国经济结构的基轴和美国经济崛起的本钱。这个产业就是绿色能源产业。

  ▉奥巴马的最终目标就是通过能源改造、转型,使得美国大幅减少中东、委内瑞拉等国的石油依赖,较少依赖化石能源,进而实现国际秩序的重建,促使全球经济转型。

  本周二,美国参议院终于通过了新政府提出的8380亿美元的经济振兴方案。观察人士指出,该计划中将有一半以上涉及能源产业投资。

  这个有着明星气质的新任美国总统,在上任伊始就碰到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而其为这场金融危机开出的药方就是美国必须开启一场绿色革命。

  “一个控制不了自己能源的国家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未来。”奥巴马在自传《无畏的希望》一书中,以犀利笔触表达了自己对美国能源政策的看法。

  在奥巴马看来,前任布什政府的能源政策——补贴大型石油公司和扩大石油开采,“并象征性的投资开发新燃料”——并不能帮助美国走出能源的困境。

  在描述自己竞选想法的《无畏的希望》一书中,奥巴马呼吁,美国应该为二十一世纪创造“可再生的、纯净的能源”。他甚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表示“我们已经没有犹豫的本钱了”。

  本周一,他还在四处游说,认为美国必须加大对风能、太阳能的投资。

  对中国而言,这种能源复兴计划具有极大的启示性。此前在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相关官员也表示必须要革新中国的能源管理体制。可以预见,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中美在能源合作方面的项目将会越来越多。

  那么,为何奥巴马会选择能源产业作为自己执政的核心,这种选择对美国未来究竟意味着什么?本报就此专访了中国科学院科学时报社首席经济学家武建东。此前,武建东已在各大媒体发文阐释自己对奥巴马能源政策的看法。

  重塑全球分工体系

  南方周末:奥巴马为何没有选择传统产业譬如金融业为执政核心,反倒选择能源作为突破口?这仅仅是因清洁能源是一个华丽的政治词汇吗?

  武建东:金融危机予以美国的最大机会就是重建全球分工体系,实现美国两百年以来最大的创新转型,再造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财富、资本、商品、服务、资源和技术的全球化机制。我认为:自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元成功实现纸币体系运转以来,美国建造的把握全球统治和经济立国的方式划分为六级结构——美元纸币体系核心运转、大体量消费经济的运转、国家负债管理和减税制度、高技术和高服务体系、全球增长管理、危机管理、转型和重建。这六级结构的核心就在于造钱、花钱、借钱和圈钱的纸币体系运转,这也是二百多年以来美国创造力和制度探索的最高成果。

  2008年的全球金融灾难全面打击了这个体系的核心框架,金融业正从左右政治演化为被政治力量和国家权力驾驭,当前金融业面临的战略主题将是在公私合营的万亿美元大级别特大型基金救赎下恢复元气而不是从这个产业提取纸面利益。因此,美国的再次崛起,不可能选择金融业为主体的危机产业,低端消费品经济也不是美国爆发转型的救命点,这就需要造就一个超过二三十万亿美元价值的大产业作为美国经济结构的基轴和美国经济崛起的本钱,形成与美元纸币体系核心运转并列,甚至更高级别的轴心,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能源产业集群的整体改革是造就这个奇迹的唯一优选。能源是金融、商品、生产力、就业和IT革命的最大聚合点,产业价值本来就是与金融业并列的体量的产业。

  目前金融危机造成的全球金融资产的损失的灾难大约在80万亿美元以上,美国吸收这个灾难的最低过程理论上需要3到5年,对美国而言,这个危机导致的全球骨牌效应均衡了世界力量的对称,也将推动了欧元、人民币等货币体系的运转作用,美元单极化主导世界的时代不太可能了,倘若美国以金融体系为基础重构国际分工,难以保证其获得最高端的优势,而能源既要依赖技术也要靠市场,与美国力量相当的对手比较少,美国快速占领这个顶端统治地位比较有优势。

  南方周末:您的意思是奥巴马可能通过能源产业的发展,从而保证其重新获得全球经济最高端的优势?

  武建东:确实如此。由于金融危机,美国必须重新修改其经济立国的六级体系,这就更需要美国利用技术、力量、市场重新组建全球分工体系。这个分工体系必须要有足够的经济规模和产业拉动,在此过程中,主要需要解决美国资本和国际资源置换重组的问题。

  现在美国只是用资本换取资源,资源实际造就了美国以外国际社会的增长、就业和投资扩张。数据显示,美国未来三到五年需要支付1万亿到2万亿美元进口资源。如果将美国资本换资源的模式更改为资本在国内投入,以内部需求替代进口,那么这些增长、就业将被置换到美国社会来。这等于重组了美国就业、增长和经济扩张能力。这也将美国的消费社会颠覆为生产、消费并重的社会。通过这个模式的再变换,美国也将完成一次财富的再分配过程。

  南方周末:此前奥巴马也说,新型能源战略将不仅让美国从经济、外交、环境受益,而且能创造新的出口产业。您的这种观点似乎是说这是奥巴马的一种新型“阴谋论”。按照您的逻辑,这种依靠能源产业重建全球分工的可能性有多大?如何实现这种目标?

  武建东:能源产业恰恰是美国内需和创新的结合部。能源产业的特性——经济体量大、存量价值高、内部需求强健,对GDP的拉动强——决定了奥巴马的选择。

  事实上,我们通过奥巴马的复兴计划发现,美国在处理危机的同时发动了一场以能源为主导的全球新技术、新产业革命。其特点是从IT革命延伸到能源革命,在IT到能源革命之中,美国又嫁接了跨产业、跨越式的革命——汽车、建筑、新材料、通讯业革命。

  奥巴马团队发现能源的突破口很多。比如大力发展风能、太阳能,比如为应对能源价格上涨提供短期退税,比如投入1500亿美元资助替代能源研究,比如发展混合动力以及电动车,比如建筑节能等。其中奥巴马特别强调铺设或更新3000英里美国电网,并为4000万美国家庭安装“智能电表”,价值3万亿的电网改造将释放大量需求。

  按照以超导材料改造电网,以智能电网升级世界电网的产业转型,以可再生能源改造能源需求,以及推动节能汽车发展等的产业变革体量,我初步计算,未来十年全球市场需求近200万亿美元,其中全球面临改造以超导改造的电网就有几百万公里,获得先发优势的美国肯定将牢牢把握这个机会。这种能源产业的发展,将不仅为美国带来新的经济扩张,也将让美国在能源装备和技术输出的新竞争中握有最高端的力量,推动美国经济脱胎换骨。

  奥巴马的最终的目标就是通过能源改造、转型,使得美国大幅减少中东、委内瑞拉等国的石油依赖,较少依赖化石能源,进而实现国际秩序的重建,促使全球经济转型。

  挑战与机会

  南方周末:奥巴马曾说过,我们缺少的不是资金,而是全民的危机感。不过,在一个目前全球能源价格低廉的时代,让企业投资到能源产业开发中,特别是新能源开发中,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武建东:对比布什政府的能源政策,我们可以发现布什政府强调的生物能源相比奥巴马政府提出的风能、太阳能、地热、潮汐等,并不是可以大量获得,而且也不是廉价的。我多次强调:任何解决人类的生存的能源必须符合以下三个条件:价格可接受,就是不昂贵;污染可控,或者低污染;具有足够的自然来源,就是可以大量获得。奥巴马发展的能源政策就是满足上述三个条件。目前,奥巴马政府已经计划做很多风电、太阳能、地热的发电厂。

  另外,美国大型能源企业的现金流都是非常充沛的。这些大型能源企业的转型,独立能源企业上下游一体化的操作,他们都具备强大的扩张能力。他们将是这一波能源产业发展的受益者。比如,2008年,美国电网损耗在1200亿美元,电网价值在2万亿到3万亿,用超导材料改造电网系统,10到20年就能得到回报。

  奥巴马政府正在安排公私两方的能源基金进入新能源产业市场,这个可调动的规模现在就超过了一万亿美元,由于需求可测,目前这个行业不是缺钱的行业,反倒可能是流动性过剩的行业。


到论坛讨论
    南方周末 其他文章
    • 四问宏观经济:为什么这个冬天这么冷? (2009年01月12日 19:19)
    • 详解中央投资四万亿 (2008年11月20日 14:07)
    • 百度竞价排名是精神上的三聚氰胺 (2008年11月18日 10:16)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