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国企高管薪酬困局何时能解开

2009年02月10日 05:32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东方早报特约评论员 马红漫

  国有金融企业高管薪酬问题成为近期的热点话题,继国泰君安“人均百万”的高薪引发关注与争议之后,财政部办公厅于日前印发了《金融类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根据该《征求意见稿》中的相关规定,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最高年薪为280万元人民币,且该薪酬为税前收入,要依法交纳个人所得税。

  至此,“中国版”金融高管限薪令初露端倪。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华盛顿的限薪令,美国总统奥巴马2月4日宣布,得到政府资金救助的美国金融公司高管最高年薪不得超过50万美元。表面看来,金融高管的薪水定位俨然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高薪也几乎成为过街老鼠,被人人喊打。然而,仔细思量后我们却又发现,基于国内国有金融企业的特殊企业属性,简单地仿效海外市场“限薪令”是否适合中国具体情况,尚值得商榷。

  尽管从社会直观的道义标准看,国有企业高管高薪问题很容易会成为众矢之的,但客观地讲,相比同样规模的民营企业,国有企业高管的薪水其实并不算高,甚至是远低于一般标准的。就以负责着2000亿美元投资资金的中投公司为例,该公司曾两次向全球发布招聘公告,但很多慕名而来的专业人士却选择了放弃。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中投公司的薪酬体系和管理架构存在明显的不合理。按相关要求,中投公司内部所有员工待遇都须参照国有商业银行的标准,据此测算一线人员年薪约10万美元。尽管这一标准在国内不乏吸引力,但是对于国际一流的投资人员而言,却仍然远低于市场平均水平。在经济学上,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所谓的“柠檬效应”,即甘愿以低于市场价格标准效力于中投的人员,其实际能力往往远低于预期,中投业务的屡屡受挫,就很难说与此无关。

  同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中国平安高管马明哲2007年年薪达到惊人的6600万元,而与之同规模的中国人寿老总年薪则仅为199万元。对于这一对比,舆论更多的是在抨击马明哲的“贪婪”,但是却鲜有人对国企背景的中国人寿老总投以最起码的同情。

  由此我们发现了一个看似难解的谜题:一方面金融业历来是薪酬最高的行业,单纯以市场标准看,国有金融企业高管总体薪酬状况的确不能算高,甚至已经给企业人员招聘与效益提升带来了负面影响;但另一方面,基于其企业的独特国有属性,在薪酬的制定上又不得不考虑社会道德标准与公众的承受能力,脱离社会基准生活水平的高薪又很难被社会接受。

  事实上,薪酬问题只是围绕着国有企业的众多争议之一,有关大型国有企业的争议还有很多,比如,中石油等国企一度荣膺所谓“最赚钱公司”称号,但是公众则普遍质疑其赚钱依靠的是行业垄断;再比如,面对国有商业银行近年来取得的“良好业绩”,公众则更加关注之前数万亿元的财政解困资金是或否能够被收回。此类争议其问题所在是国有企业的混合身份,尽管大型国企占据了行业龙头地位,但是其龙头地位的取得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行政性的市场准入限制,而行业垄断因素所带来的业绩显然不应该得到市场化形式的回报。矛盾的关键恰在于此,因为没有人能够去估算一家国企的经营效益所得,究竟多大程度是源自于行政垄断所赐,又有多大程度是因为高管自身勤勉。这笔糊涂账也让行政监管部门犯了愁,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虽然已经在尽量控制金融类国企高管的薪酬,但是对比国内城镇居民人均两三万元的年收入,280万元的年薪限制仍然难逃被质疑的命运。

  从长期看,放开市场限制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方法。市场竞争机制不仅能够找到高管薪酬的最合理标准,更为重要的是,市场竞争机制能够让公众看清楚高管是否真正具有相应的管理能力,是否对得起高薪。当然,这样的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它需要国企高管摘掉相应行政级别的“红帽子”,需要有对国有企业进行重新定位的政治。这尽管是市场化改革发展的必然方向,但是至少当下仍然未看到实质性的破局迹象。由此而言,目前有关国企高管薪酬的界定只能在行政主导下折中而行,但内在的弊病与外在的争议仍将继续纠缠。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