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陶金节:春运应坚持低票价政策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06日 03:27      每日经济新闻
【字体: 】【页面调色版  

    

  陶金节

  茅于轼先生是我尊敬的一位长者,也是一位坚定的信奉市场的学者。相信市场能够解决经济问题在一般情况下是没错的,但如果以为市场是万能的,可以用市场手段去解决非经济、非市场或者具有明显外部性领域的问题,则可能碰壁。茅于轼先生主张用涨价来解决铁路春运问题的看法就是这样。

  概括茅先生的观点,主要有两点:一是涨价可以解决“黄牛党”以及铁路“服务质量下降”等问题;二是不涨价使人们付出了额外的排队成本,而这一成本恐怕超过了涨价的那部分钱。如果我们真按茅先生说的去做,问题能就得到解决吗?

  铁路春运的问题本质并不是票价过低,而是要在短短一个月内,把上亿旅客安全运抵目的地,其中主要是农民工。涨价固然可以解决黄牛党的倒票问题,改善铁路服务,但在要把上亿的旅客运送出去这点上,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

  因为我们首先遇到的问题是,涨多少才合适?按照茅先生的说法,是把票价定在市场均衡水平上。一般而言,市场均衡价格可以用黑市价格来表示。因此,春运市场的火车票均衡价格就是黄牛党的车票价格。假定黄牛党的票价比从正规渠道买的票价要贵一半,那么,一张200元左右的硬座票价格的市场均衡价就是300元。如果铁路部门把票价提高到这个水平或再高一点,对有钱人影响不大,一般工薪族也还出得起,但是,对那些收入低下的人群特别是农民工来说,要他们来回在路上花600元,的确要掂量掂量。这样看来,可以减少对火车票的需求,分流乘火车的人。

  茅先生正是这么认为的。在他看来,春运票价上涨以后,低收入者可能会选择在票价比较低的时候回去。但茅先生显然忽略了中国人对过年的特殊需求。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节不是一年中的其他时间段可以替代的。从经济学来看,如果把春节回家看作是一件商品的话,那么,在城市还没有准备全面接纳农民工之前,春节回家对多数农民工来说就是一件必需品。必需品是一种需求缺乏弹性的商品,也就是说,在一定的价格幅度内,它不会因为价格提高或降低所动,除非票价提高到人们不可接受的程度,否则,人们要回家还是得回家。

  价格杠杆之所以在春运市场基本失灵,原因在于,春运不简单是一个市场供求的经济问题,很大程度上夹杂着亲情、传统,铁路本身的安全性,以及城乡收入差距与二元结构、地区发展差距等许多非市场、非经济的因素。正因为如此,我国铁路也被设置成为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市场运输主体,而还兼具为社会提供公共运输服务的职能。对此,茅先生其实也是很清楚的,他坦言票价的上调对低收入人群不利,因而要 “想办法帮助他们增加财富”。帮穷人致富当然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但这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而在这一过程中,春运可是年年都要发生的。所以,在上述问题没解决前,要让低收入人群过年回得了家,还得实行低票价政策。至于“黄牛党”等问题,可以加强打击或者采取火车票实名制等措施解决。

关键词

春运 票价 

到论坛讨论
    每日经济新闻 其他文章
    • 叶檀:敬畏经济数据 (2009年02月06日 03:26)
    • 茅于轼:火车票涨价可解买票难 (2009年02月06日 03:26)
    • 毕舸:别让公积金悄悄“冬眠” (2009年02月06日 03:25)
    • 牛刀:房价还没有降到位 (2009年02月05日 15:34)
    • 潘石屹:今年房企将加速重组 (2009年02月05日 13:43)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