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韩志国:全民发股票 国际笑话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05日 15:36      韩志国blog
【字体: 】【页面调色版  

    

  4万亿元投资拉动内需像巨石入水激起了滔天巨浪并形成了层层涟漪,在中国引起了重重的连锁反应,并导致整个中国经济界出现了“大跃进”式的“擂台效应”。先是地方政府在中央投资规模的基础上层层加码,投资总规模直逼30万亿,然而到现在为止,这些投资连1万亿的资金都没有落实,除了中央政府紧急下拨的1000亿元之外,其余的投资资金从哪里来,都还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紧接着,是学者们接踵而起,招术花样翻新,并且越来越离谱。先是10位教授提出拉动内需先拉动股市,让股市彻底脱离实体经济运行而率先走牛,让“人造牛市”来增加财富和需求,进而一举扭转中国经济的颓势;后来又有10位教授提出把燃油税从每升1元增加到3元,新增加的2元用来拉动内需;再后来又有10位教授提出每人发1000元现金来刺激内需。10教授,10,人多势众;教授,地位高雅高尚。然而,这些不靠谱的招术即使有再多的人联名也很难成为政策,因为这些招数大都远远脱离了中国国情和市场的内在规律。如果说这些招数都比较离谱但还不是太离谱的话,那么最离谱的就当数谢国忠最近提出的给13亿人民发股票、让全体人民都成为国有企业股东的招数。谢国忠的观点提出以后,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网上调查有80%的网民支持,有一家全国性金融报刊还发文力挺,认为谢国忠的观点开拓了刺激内需的视野和思路。不错,谢国忠的观点的确“看上去很美”,但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现实可能性与可行性,也不可能被政府与决策层采纳。

  首先,股票是一种特殊财产,这种财产关系形成的前提是权利与义务对称并实行“买者自负”原则。如果是政府给老百姓发现金,那只涉及财政问题,政府就有权作出决定;但如果是给老百姓发股票,特别是给13亿人全部发股票,那就会涉及到复杂的财产关系,这种财产关系就需要一系列的立法来解决,等把这些立法问题都解决了,那就汤也冷了菜也凉了,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实现。即使这些立法问题都解决了,或者就按照《物权法》的规定来转让财产,那也需要复杂的手续。股票市场实行的是实名制原则,13亿人开立股票帐户、办理财产转移手续与公证手续,不但过程漫长,而且程序复杂,费用昂贵,而没有这些必要的程序和手续,财产关系就不能成立。更为重要的是,股票市场本身就是一个风险极高的市场,投资选择必须建立在自主、自愿和自立的基础之上,给13亿人都发股票,连婴幼儿也在一夜之间成为股民,这固然可以创造一项世界纪录并形成一个人间奇迹,但这却是荒唐的“纪录”与“奇迹”。毫不夸张地说,把13亿人特别是其中的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股票为何物的人都拉进股市,那无异于把不会水的人扔进大海,其命运实际上很难把握。追涨杀跌,是股市新手的典型特征,熊市时,新股民会成为股市下跌的最主要牺牲品;牛市时,新股民又会成为股市疯涨的最主要动力源。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让全体人民都成为股民都不是一个正常的与现实的选择。

  其次,既然13亿人都成为股民,那就必须让这些股民都能够自由地并且自如地买卖股票,这就意味着要在全国的每一个乡村建立股票交易场所,或者给每一个家庭至少每一个村庄都配备电脑,而如果这些条件不具备,那么股票的黑色交易与非法交易就将很难避免,在股票实名制的法律环境下,股票市场的欺骗与欺诈就会数不胜数。而如果允许股票代理,那就会形成灰色的“二级市场”,股票持有人的权益就会被层层盘剥甚至重重损害。更为重要的是,股票持有人如此分散,上市公司的信息就很难送达,股东大会的法律规定要件也很难达到,连股东大会都开不成,股东大会“无机能化”问题也就无法避免,这就不可能带来中国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改善与完善,也不可能带来中国产权制度的形成与发展,不但不利于中国股市的制度化与规范化建设,而且还可能使这些年来所取得的积极进展发生逆转。

  第三,给13亿人发股票,还有一个发哪个股票与股票价格的计算问题。由于股票价格天天都在变动,就使得这种价格的测算与公平性的实现都成为一个极为困难的事情。在把股票发到每一个人手中以后,允不允许其立刻卖掉?如果不允许其卖掉,而有一定的锁定期,那么这部分股票资产就不能转化为现金,也就无从拉动消费;而如果允许其立刻变现,那就意味着国有股的大非能立刻变现,市场就会在顷刻之间形成巨大抛盘,这不但会引起股价暴跌,而且这些权重股的暴跌还极可能引发整个市场崩盘,进而导致市场的更大灾难。而如果不使用现有的国有股来给百姓发股票,而是由政府购买流通股再转而发给全体人民, 那么13亿人一人一股,就是13亿股,每人一手,就是1300亿股,按照现在市场的平均股价计算,就需要资金9000多亿,这笔巨额资金出自哪里,实在找不到现实的与可行的答案。在把股票发到每个人手中以后,政府又怎么能确定股民什么时候抛掉、抛掉后一定会把钱用于消费而不是储蓄呢?如果政府强制性规定抛掉股票的具体时间和抛掉股票后的资金具体用途,那么这是不是又会造成对居民财产权利的侵犯?市场经济原则在中国究竟还有没有地位与作用?还必须看到,政府出手购买个股,还极易引发股票价格的大起大落,最后受到损害的,必定还是市场与投资者。而一旦政府入市购买个股,那么政府就会成为股市的最大庄家,股市的市场化进程就会发生重大逆转甚至中断。

  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给13亿人民发股票都不过是一个不可能变成现实的“忽悠”,这不过是一个愚人节的“愚人笑话”,笑过了以后也就算了。如果说,给老百姓发现金或者消费券还有一定的合理性与可能性的话,那么给全体人民发股票就是一个天大的国际笑话,没有任何的运作环境与操作空间。应当指出,经济的周期波动,是一个自然的与必然的过程,过分甚至过度地反周期,就会迟延产业结构的升级与经济整体水平的提升,也会留下无穷无尽的后患。作为学者,必须站得更高一些,看得更远一点,一味地迎合政策,一味地迎合市场,就很难对时代负责、对市场负责、对自己负责。从这个角度来说,经济学家必须甘于坐冷板凳,必须善于坐热板凳,必须肯于坐硬板凳,过度地炒作自己,过度地欣赏自己,就必然使自己陷入浮躁甚至肤浅,而这一点,正是当下中国经济学界的通病。在我看来,没有基本面的全面好转,没有大小非问题的尘埃落定,中国股市要走出熊市是极为困难的。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要缓解市场下跌趋势,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必须承认股改有重大的制度走偏与政策走偏,并且认真地来矫正这种制度走偏与政策走偏。不如此,市场就很难迎来大的转机,中国股市的下跌趋势也就很难改变。


到论坛讨论
    韩志国 其他文章
    • 韩志国:对救市政策演变前景的三个基本判断 (2009年01月21日 09:56)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