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不怕折腾那就“民主”吧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04日 10:28     光明网-光明观察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作者:夏河年

  如果说民生是饭,那民主就是菜。既然已经有了菜,再要问要不要菜,不是泄愤与无聊就是逻辑思维欠缺。中国不是要不要菜的问题,而是要几个菜以及荤素比例的问题。

  中国的餐桌上已经有两三个素菜,间或有些荤腥,逢年过节也有鸡鸭鱼肉,这不是值得争议的问题,问题在于有人提出现在就要实行河对面那个大款家里三荤两素的伙食标准。这就出现了两个问题:第一,现在就执行如此高标准的伙食合适吗?第二,高标准伙食只能是三荤两素不可以是两荤三素吗?

  我们先讨论第一个问题。如果现在就采纳大款的伙食标准,由于收入水平的限制,买菜的开支会过多占用主食的开支。在大款家里,吃只占总收入的极小部分,主食的开支又只占吃的一小部分。不要说富人,就是一般的白领,饭量也比穷人小得多,非但如此,他们还常常担心吃多了发胖引起血液里这高那高导致早死。

  越穷饭量越大,因为体力劳动多,体内积蓄的脂肪少,必须及时补充能量才能继续参加劳动,必须不断劳动才能有朝一日让碗里经常有肉,要是将一个礼拜的伙食预算在一顿中给痛快掉了,他会因为饿死而到不了餐餐有肉的那一天。务实的做法是随着收入的增多逐渐提高荤菜的比例,他们也向往餐餐有好菜。

  西方民主往好里说,长期化后会出现平均值,坏的不能坏到底,好的也不能好到底;往坏里说,民主就是程序化的折腾,折腾影响效率,但程序化会为低效率设置下限,虽然下限可能继续下调,但总是有下限的,这种下限设置会在独裁国家没有下限的破坏面前显出优势。因此,如果家底厚到经得起折腾,民主的后效是很不错的,假如折腾死了,后效再好也没有意义。

  如果国民付出1分劳动能得到0.7分收获,并继续从外部得到0.5分收获,总共是1.2分收获,那说明这个国家经得起折腾,民主是最好的选择,否则的话,民主对国家和国民不是理想的选择。直白地说,如果一个国家不能以某种形式从外部掠夺,民主很可能是有害的。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是民主国家,但基本上是落后国家,真正发达的也就那么几个,以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为主,它们中的大部分至今还在掠夺他人,明暗程度不同而已。显而易见,对外掠夺是对内民主运行良好的前提。重复一次:凡事都有例外,我指的是普遍情况。

  再看第二个问题:干吗一定要三荤两素?两荤三素不可以吗?

  考虑到腰果以及时新菜不便宜,三荤两素和两荤三素并不意味着价格的高低。虽然同档次,但不同人群有不同的倾向,胃蛋白酶偏高的人群更适合三荤两素,纤维素酶偏高的人群更适合两荤三素;牛奶是好东西,但部分人群由于体内乳糖酶水平偏低,不适合日常饮用纯牛奶,比如对笔者而言,果汁比牛奶更合适。三荤两素是好菜,但不是普世菜。

  由于“照搬西方民主”有碍观瞻,于是有人解释说:我所说的民主并不是西式民主,而是纯粹的民主,不限于具体哪一国的模式。

  如果是指世界各国的民主之和,中国肯定学不了,因为花样实在太多,总不能国王女王埃米尔总理首相国务卿有实权的没实权的全设置一个,这可不是增加就业岗位的办法。你要是认为我这样说有点抬杠,那我们就接着说没有一点抬杠成分的:你指的是多党与普选。

  这不还是西式民主吗?中国的“民主人士”有几个不是亲美国的?

  如果西式民主能挣来里子,咱就一咬牙一跺脚丢掉面子好了。可是,大多数民主国家是欠发达国家,你让人怎么放心去学?学台湾地区反复捉放曹吗?学泰国一年几总理吗?亚洲民主之所以不成功,是因为没有对外掠夺滋养,因而让折腾唱了主角。

  雅典民主号称全体公民做主,但“全体公民”只占辖区人口的极少数,“非我族类”不具有公民身份。公民要想取得公职,必须“德财兼备”,先过政治立场与财富数量这道门槛,更有甚者,重要的实权职务是没有薪水的,从而排除了穷人掌握实权的可能性,进一步强化了富人对政权的控制。雅典城邦民主的贵族内部协调,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对外邦掠夺,罗马共和国元老院、执政官和部族会议的三权分立则是直接服务于对外征战。

  美利坚合众国的民主是现代意义上的西方民主,选举权由雅典和罗马的“我族类”扩展为全体国民,被选举权实质上扩大为全体有钱人,也就是资产阶级民主。如果说西方古典民主是被对外掠夺拉动的,那么,西方现代民主则是靠对外掠夺滋养的,有“外资”滋养的膘肥体壮发育良好,否则就面黄肌瘦徒有名分。

  有没有一个大国没有对外掠夺仅仅因为采用民主体制就繁荣富强的?你是希望中国对外掠夺还是认为中国已经具备对外掠夺的实力所以迫不及待?没有“外资”的滋养,中国的西式民主能发育健全吗?如果西化了还是面黄肌瘦,我要它干嘛?

  好菜不是普世价值而是普世目标,它只能随着生活水平的改善而逐步添加,提前执行高伙食标准会占用主食预算,是好高骛远,初中生做考研的题目会耽误升重点高中的。中国“民主人士”只顾高呼“要民主”,基本不考虑可操作性,貌似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实际上过度的道德是对道德本身的破坏,别说当中确有居心不良的,就算纯粹出于善意,也容易招致损害,赞美岳飞和秋瑾的民谣都是善意的,但结果是夸死了他们。将民主神圣化也可能收到类似的效果,如果你真心希望中国成为民主国家,务请平日里说话把握一个“度”字,别神圣化未来,别妖魔化现在。本文标题中的“民主”指的是“西式民主”,对此做广义的解读是误会本意。本人不反民主,反的是资产阶级民主模式。

  三荤两素更不是普世价值,因为两荤三素比三荤两素血腥味更少。历史上出现过奴隶主民主,现在有资产阶级民主,你怎么就断定不会出现社会主义民主?如果有一种民主能不依赖于对外掠夺而运行良好,雅典城邦民主、罗马共和民主、美国有钱民主都没有入选资格,惟有未来的中国民主才有可能,有可能就值得努力,只要还在进步,就值得鼓与呼。

  成功的资产阶级民主是前期高速发展,后期快速破坏,资本的贪婪使它跳不出这种轮回。30年的改革开放证明社会主义民主可以吸收资产阶级民主有益的成分,当这种有益成分成为破坏因素时,中央集权体制可以不依赖于深刻的危机终结破坏因子的作用。需要完善的是这种终结机制的非理性部分。西方民主的改良过程花费了几百上千年,社会主义民主用一百年改良不算过分。

  幻想一个没有权力集团的社会是浪漫无边,过度解读“平等自由”是不科学的,美国总统就是配了空军一号,奥巴马的小女儿就是跟了保镖。理想的社会是这个权力集团不干涉个人自由,只当个人言行危及公共事务时才加以约束,紧箍咒的松紧与危害程度成正比。理想的体制是对金钱保持尊重,但不至于被财富集团完全左右。以前经常看到的一句话是“为什么发达国家都是民主国家?”,这样的话现在没有人说了,虽然中国还远远谈不上发达国家,就像台湾人再也不说“等到大陆的经济总量超过我们再谈统一吧”,现在一个广东省就超过了它。二三十年后,世界上有两个魅力难分伯仲的国家:资本主义美国和社会主义中国。


到论坛讨论
    光明网-光明观察 其他文章
    • 什么样的GDP才算创造了财富? (2009年02月04日 10:26)
    • 我们会不会象日本那样付出失落的10年 (2009年02月04日 10:24)
    • 印度叫板中国玩具有多少胜算? (2009年02月04日 10:23)
    • 郎咸平们的悲观论调有害于经济运行 (2009年02月04日 10:22)
    • 奥巴马总统是美国版的王宝强 (2009年01月22日 17:11)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