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中国股市几度风云几度秋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02日 11:25     《英才》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一只脚在天堂 一只脚在地狱

  如飞速前行的过山车,中国股市经过了数次暴升暴跌,在每一个起伏的转折点上,无数焦点事件风起云涌、轰然降临,无数热门人物神魂颠倒、难以自持。

  文|本刊特约记者 张小平

  如果你要玩这游戏,

  请你一定自己睁大眼。

  人云亦云随波逐流,

  不会给你成功的机会。

  有人苦不堪言,

  也有人从此鸡犬升天……

  这是什么游戏?魔力如此超赞!是《传奇》?是《征途》?是《魔兽世界》?是《仙剑奇侠》?都不是!当下中国成年人中最火最牛的“网络游戏”,非炒股莫属。

  1992年,深沪两地股市陷入疯狂,香港导演李国立拍摄了一部叫《股疯》的电影,文章开头所引的便是这部电影主题曲的歌词。当年,股市还是一个新鲜事物——1990年,深圳和上海两地证券交易所才刚刚相继成立,但仅仅1992年后,股市便开始疯狂起舞,营营众生上演了一幕幕人间悲喜剧。让人感叹的是,从股市成立以来的18年时间里,这些关于股市老掉牙的情节却成为经典,一直在现实生活中反反复复上演。

  回首18年的短暂历史,中国股市却如飞速前行的过山车,经过了数次暴升暴跌。在每一个起伏的转折点上,无数焦点事件风起云涌、轰然降临,无数热门人物神魂颠倒、难以自持。

  18年中的七次暴涨暴跌

  1000点,将是上帝送给18岁的中国股市的成年礼。

  如果我们查看18年的上证指走势图,会发现中国股市自开市以来,共出现过七次大的暴涨暴跌。

  第一轮:100点-1429点-400点。

  1990年12月19日,举行了上海证交所开业典礼,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朱镕基出席、致辞。在现场,上证所首任总裁尉文渊在敲完开市锣后便激动地晕倒在地,但上证指数却站了起来,从100点的地平线开始跌跌撞撞地向上飞速攀升。

  1992年5月26日,上证指数就狂飙至1429点,这是中国股市第一个大牛市的“顶峰”。在一年半的时间中,上证指数暴涨1329%。也许是“新生儿”用力过猛,导致气力不支,这只“初生牛犊”暴跌5个月,于1992 年11月16日回落到400点下方,一头栽倒在地。

  第二轮:400点-1536点-333点。

  缓了一口劲,两岁大的中国股市又从400点低谷开始支撑着站了起来。这一次,中国股市发力更猛,急速地蹿至1993年2月15日的1536.82点。这是上证指数第一次站在了1500点之上,而且用时仅为3个月,涨幅达284%。

  但股指踉跄的脚步在1500点上方只维持了4天,便又成为自由落体。这一次下跌持续阴跌达17个月之久,直到1994年7月29日才重重跌落到333.92点的谷底,撞得头破血流。

  第三轮:333点-1053点-512点。

  由于三大政策救市,1994年8月1日,股指的旧伤渐愈,迅速恢复了元气,于是又爬起来继续“攀岩”。这一轮大牛行情来得更加猛烈而短暂,股指手脚并用,一个多月时间内猛蹿至1994年9月13日的1053点,涨幅为215%。

  上山容易下山难。从1053点的高峰退下来时,股指重演了难熬的岁月——用了16个月的漫长时间。直到1996年1月19 日,上证指数回落至512.80点的最低点。

  第四轮:512点-1510点-1047点。

  1996年初,在常规年报披露中,一波大牛市开始悄无声息地涌动。到1997年5月12日,不到半年的时间,大盘暴涨1000点,到达1510点,上证指数上涨接近300%。

  但从1997年下半年开始,股市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调整”。因为已经7岁了,需要适应新的高度了,股指一直在1000点以上进行高原适应性训练。训练的结果令人满意:它完全适应了千点以上的高度,直到1999年5月17日的谷底,也有1047点。但是,这种适应的代价有些沉重——全国股民都在陪着股指一起练习“深蹲起”。

  第五轮:1047点-1756点-1361点

  1999年,中国股市爆发了“5.19”井喷,经过“军训”的股指状态极佳,在短短的一个半月时间内便攀升至1999年6月30日的1756点。随后,股市大幅回调,2000年1月4日,上证指数回到1361点的营地休整。

  第六轮:1361点-2245点-998点。

  由于继续受欧美股市大幅攀升的刺激,中国股市进行了新一轮的攀升,在一年半后的2001年6月14日,到达2245点的历史最高峰。但显然,高处不胜寒。2001年10月22日,上证指数又快速跌至1515点这一敏感点位。似乎这样的高度,才是让11岁的中国股市感觉安全的高度。但是,安全与否用“似乎”一词来判断是不科学的,急风暴雨让1500点变成了极度危险地带。于是,股指不得不下撤。从2002年开始,上证指数像一个迟暮的老人,虚不受补,在2005年6月6日跌至998.23点。与2001年6月14日的2245点相比,总计跌去1247点。这与此前专家预言“推倒重来”的1000点预测是十分巧合的,更是上一轮疯狂冒进酿制的“苦酒”。

  第七轮:998点-6124点-1662点。

  少年轻狂!已经15岁的中国股市血气方刚,积攒了太多需要释放的能量,于是开始挑战珠穆朗玛峰的疯狂高度。从2006年1月的1200点开始,经过反反复复,上证指数终于在2007年10月15日爬升至6124.04点。中国股市的疯狂之举让大家热血沸腾、陷入集体狂欢之中。很多人预言:它到达传说中的8000点的巅峰只是时间问题了。

  绝顶在望,但已经筋疲力尽的股指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终于一个倒栽葱,从6124点上重重地摔了下来,在一片绝望的惊叫声中摔到了2008年10月28日的1661.92点。虽然到2009年1月12日收盘时,股指又回弹到1900.35点,但有悲观者预言:1000点,将是上帝送给18岁的中国股市的成年礼。

  与大势相生的政策变迁

  中国股市的数波大起大落,反映的是中国经济形势和相关政策的变迁。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中国股市的数波大起大落,反映的是中国经济形势和相关政策的变迁。

  1992年股市的火爆,毫无疑问是受到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刺激。在南巡时,邓小平特地对证券业讲了一段话,认为证券业要坚持放开手脚搞试验,错了可以纠正。

  于是在上海,尉文渊宣布停止涨停跌停板制度,全面放开股价,并把已经水泄不通的交易场所设在了露天的文化广场。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股民们席地而坐、风雨无阻地听着广播里每5分钟播报一次的股票行情,找寻着实现自己财富梦的机会。

  同时,在深圳,无人问津的股票突然变成争相抢购的稀罕物,发行新股只得实行凭身份证抽签的办法。公告一出,深圳的邮电局被雪片般飞来的身份证所淹没。而当时仅有60万常住人口的深圳,竟然在两天之内涌进了150万抢领抽签表的人。由于抽签表发放出现了集体舞弊事件,最终导致了群体恶性事件。这一事件连同原野操纵股份案,直接催生了证监会的诞生。

  1997年上半年中国股市出现了非常强劲的逼空行情,周K线连续14个交易日收阳,股指自900点下方直线到达1500点上方,就在这个时候,面对无法控制的股市热涨,管理层对市场的态度开始转变。1997年5月1日证监会公布50亿新股额度,12天后又宣布将印花税从千分之三提高到千分之五,股指见政策回落,从此开始了长达两年的调整,直到“5.19”行情。

  与此次转折紧密相关的,是当年亚洲金融风暴所导致的中国经济“软着陆”和通货紧缩。当时有很多人非常诧异:人民币的实际利率以及名义利率都在连续、大幅度地下降,根据标准的理论,利率下降对股市应该是利好,而股指走势恰恰相反。其实,利率的变化恰恰反应了当时市场所处的背景——经济从过热过渡到一个通货紧缩状态。如果将股指的转折对照宏观经济的运行数据,会发现这个转折点实际上就是通货膨胀率与市场利率的转折点。这个转折不是自发形成的,而是由宏观调控引导的。这是当时的大背景。在一个银根紧缩为前提的经济环境中,股指也保持了一种压抑的状态。

  1999年“5.19”行情的突然启动,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熊牛转折。牛市行情真正进入高潮是2000年初的三大政策公布之后,这无异是开闸放水,直接鼓励大家炒股。当时的一句话让人至今记忆犹新:“应该大力发展证券市场,它对我们的国企改革脱困十分重要。”这直接泄露了彼时当政者的动机。

  在1998年,刚刚履新总理一职的朱镕基,因为有感于国企改革的艰巨,曾说过一段十分感性的话:“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1999年,诗人翟永明的一首题为《潜水艇的忧伤》的诗歌,也将感性的笔触深入到社会的肌理深处:“国有企业的烂债/以及邻国经济的萧瑟/还有小姐们的妆容/这些不稳定的收据/包围了我的浅水塘”。

  “5.19”行情之后的这一次牛市行情,人们疑惑最大的是行情与公司基本面脱节,这在后来导致了市场关于股市泡沫问题的大讨论。逐渐,股民慢慢明白了问题的根本——改革与改制需要金融的支持,而银行无力继续承担庞大的成本,因此发展直接融资市场的重要性突然显现出来,股市成为最重要的“输血”通道。

  市场在2001年6月再次见顶,其最直接、最本质的原因无疑是国有股减持政策的推出。国有股减持政策的出现也反映了经济工作重心的改变,国企改革脱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是治标,经济体制上的改革特别是产权制度上的改革才是治本。如果说进入新世纪后经济工作的重点进入到产权制度的改革以及国民财富重新分配的阶段,多少也是有点儿道理的,国有股减持是其中的一个副产品,股指的下跌是改革所需支付的成本。对于国有股政策的疑虑一直压制着股指的长期运行,随后指数的几次较大的动荡莫不与此有关。

  中国股民永远都会记得2005年6月6日这一天——中国股市跌破了千点。但之后,随着股权分置改革的完成,资本市场又开始复苏,人们又开始松开攥紧的钱袋,大量银行储蓄开始进入股市。股权分置问题被认为是中国股市上的“头号难题”,为破解股权分置迈出的第一步,将是中国股市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

  而这一波上涨幅度之大、时间跨度之长,实属罕见——一直到2007年10月15日,才见顶6124点。2007年的中国,如果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涨”——股价在飞涨、楼市在飞涨、物价在飞涨……当时,中国股民以每天新开户30万人次的速度在暴增,到5月25日突破1亿户,已经陷入全民狂欢之中。

  2007年,美国马萨诸塞大学教授塔勒布出版了《黑天鹅》一书。在书中,他把在预期之外爆发、具有极端破坏冲击力的事件称之为“黑天鹅事件”。而中国经济界,2008年是“黑天鹅”泛滥成灾的一年——年初的雪灾、5月12日的汶川大地震、9月的三聚氰胺事件,接二连三的意外以及全球性金融危机,导致中国股市陷入持续低迷。

  股海中的风流人物

  有人不甘心被如此百年难遇的大好牛市错过,于是快马加鞭、慌不择路,最终陷入泥潭之中难以自拔。

  明朝诗人杨慎在《临江仙》中感叹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但暴涨暴跌的股市,恐怕比杨慎眼中的历史洪流更加波翻浪滚、变幻无常。而在每一处大的转折点上,都会涌现一批风流人物。当然,成败得失转头即空,唯有付予笑谈之中。

  早在1992年深圳排队认购抽签表的拥挤人群中,就有后来成为资本大鳄的唐万新。远在新疆的唐万新大搞人海战术,竟然雇用了5000人——整整4个团的兵力,包下火车赶到深圳,在排了3天3夜队后斩获不少,积累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而一个叫彭建东的人,成为中国股市第一个浑水摸鱼的人。早在1990年,彭建东操纵原野公司的股价,并乘机抛股套现。1991年底,管理层开始觉察并调查他的违规行径。1992年7月7日,原野成为中国证券史上第一只被停牌的股票。据说,彭建东当时将上市公司1亿元的外汇资金转移到境外,并有2亿元的贷款逾期未还。3年后,已是澳大利亚籍的彭建东被深圳中院以挪用公司资金罪和侵占罪判处16年有期徒刑,驱逐出境。此时的他,已经在香港、悉尼等地置下了好几处豪宅。

  1993年,股市发生了宝延风波和苏三山案,这奠定了中国股市的灰色基调。尤其是后者,显得更为鬼祟甚至滑稽。当时,湖南株洲一个姓李的股民,私刻了一枚“正大置业”的公章,然后写信给《深圳特区报》和《海南特区报》,声称本公司已经收购苏三山5%的公司流通股。而此之前,该股民花100万买进了15万股苏三山的股票。蒙在鼓里媒体来函照登,导致第二天苏三山股价大涨。等深交所发现异常时,该股民已经套现并获利15万,然后在江湖上消失了。

  两年后,“证券之父”管金生在国债期货市场与有政府背景的中国经济开发总公司对赌,最终爆发了“3.27事件”。管金生因此被捕,尉文渊也受牵连被免职。第二年,万国与申银合并为申银万国。

  1999年突然来临的“5.19行情”,直接诞生了大批“壳资源”和以此兴风作浪的庄家。吕梁、唐万新、刘波、宋朝弟、宋如华等庄家疯狂起舞。“把自己变成野兽,也就摆脱了做人的痛苦”,中国股市沦落为没有道德底线的洪荒之域。

  2007年的股市大牛,催生的是一大批房地产富豪。纵观当年的胡润百富榜,在前25位的巨富当中,业务主攻房地产或兼营房地产的有20位之多,占总数的80%。而这一年最耀眼的财富新贵,非碧桂园的杨惠妍莫属。2007年4月20日,碧桂园在香港联交所内一浮出水面,便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在上市后短短的两分钟内,就从每股5.38港元蹿升至 7.21港元,杨惠妍当天便以近700亿港元的身价一跃成为中国首富。而更让人吃惊的是,在富豪榜上,仅碧桂园一家公司,就有杨惠妍、杨贰珠、苏汝波、张耀垣、区学铭等5人位居其中,身价都在百亿人民币以上。碧桂园真称得上中国大陆富豪的制造工厂了。

  也有人不甘心被如此百年难遇的大好牛市错过,于是快马加鞭、慌不择路,最终陷入泥潭之中难以自拔。对于度过不惑之年的黄俊钦而言,2007年那个夏天恐怕给他一生留下了最炙热的记忆。从2007年7月9日公告重组开始至2007年8月30日,ST金泰以连续42个涨停成为中国股市18年来连续涨停板时间最长的一只股票。从200亿元、400亿元、800亿元、1200亿元,ST金泰股价在2个月内翻了6倍多,黄俊钦的纸上富贵比酷暑的气温升得还快。在那段期间,他已经分不清楚白天黑夜、梦里梦外,自己在寒苦的小时候做的日进斗金的美梦,都在每天上午9:30开始重演,而到下午15:00他梦醒时,总会发现自己的账上又多了几十亿。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还没等自己从惊狂中清醒过来,ST金泰在2007年8月31日舞出了最后的疯狂,在开盘既涨停后又翻身急转直下,三分钟内封于跌停,从此开始了连续7个跌停。“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上千亿的财富轰然而来,转眼间又呼啸而去。速度快得让黄俊钦连梦里梦外的时差都倒不过来。

  一只脚在天堂、一只脚在地狱,这都是股市惹的祸。


到论坛讨论
    《英才》 其他文章
    • 叶檀:针尖上中美均衡 (2009年02月02日 11:24)
    • 在反周期中调整 (2009年02月02日 11:24)
    • 房价下跌才能扩内需 (2009年02月02日 11:24)
    • 警惕农业板块 (2009年01月20日 17:01)
    • 财经名博预测A股走势 (2009年01月20日 17:01)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