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山寨文化”折射原创能力不足之困

http://www.jrj.com    2009年01月15日 17:39     解放日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封寿炎

  一段时间以来,“山寨文化”由手机行业发端,其后蔓延至其他行业,所引发的讨论和争议经久不息。虽然“山寨文化”具有一定的存在合理性和现实意义,但这种现象所折射出来的原创能力不足的隐忧,则更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和重视。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许多行业都有“赶超型发展”的特征。对于产品的研发,一则缺乏足够的资金、人才和其他力量,要大规模研究原创型产品往往“力不从心”。二则对于别人已经形成成熟技术的一些产品,后发展者无需另起炉灶“重来一次”。在不侵权的前提下奉行“拿来主义”,借鉴运用自然事半功倍。事实上科学技术的知识本身就强调积累和继承,牛顿就说过,他之所以取得伟大成就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后发展者完全可以利用先行者已经取得的成果,在充分吸收消化的基础上推陈出新。以这种创新方式来实现一国产业快速发展的例子并不少见。

  当然,说发展中国家可以采取“赶超策略”,在充分利用发达国家既有成果和经验的基础上实现自身的快速发展,绝不等同于说我们可以放弃提高自身的原创能力。因为可以借鉴利用的往往是不太重要、不太关键的部分,最核心的技术是作为商业秘密受到严格保护的,它无法通过简单的借鉴模仿而获得,必须通过自己的原创性研发才能获得。而这些核心技术,往小里说事关企业的生死存亡,往大里说则事关国家利益。所以说借鉴利用别人的成果经验只是一种策略和手段,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实现自身快速的发展,并在实力增强的同时不断提升自身的原创能力,最终获得强大的自主研发能力,掌握各领域的前沿及核心技术。

  提升一国的原创能力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它要求我们从政治、经济、社会和思想文化等方面都作出持之以恒的努力才有可能实现。如果我们只是喊喊口号,或者寄望于某一项措施去“毕其功于一役”,那么原创能力将难以获得提升,我们的产业就会一直停留在“山寨”阶段,居于产业链的下游。为了提高我们的原创能力,我认为起码要从以下四方面着手:

  一是要大力弘扬“科学精神”,让它深深地扎根于整个社会,营造提升原创能力的土壤和氛围。从“五四运动”到现在,我们高举“科学”的旗帜已经将近百年。但是在现实的生活中,“科学”更多地降格为一种“技术”,科学精神的真谛与我们还有距离。科学精神的核心是求真,就要坚持彻底客观主义的立场,就要奉行逻辑思维的原则,就要提倡继承基础上的创新,就要采用精确明晰的表达方式。同时,科学精神还不光是科学家的事情,不光是实验室里面的精神,它要求整个社会都浸淫其中,要求人们从认识论方法论,到社会关系,再到价值观都要遵循一定的规范准则,只有这样的社会大环境才能孕育出澎湃迸涌的原创能力。从认识论的层次上,科学的认识要具有逻辑一致性和实践可检验性等特性,这是全部科学精神的基础;从社会关系的层次上,要求社会关系具有普遍性、公有性、无私利性和有条理的怀疑论;从价值观的层次上,要求通过求真来达到求美、求善,把追求真善美的统一作为自己的最高价值准则。最后还要有科学伦理来统摄整个社会的科学精神和实践,对各种以理性为基础、以创造为中介的关系,包括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进行规范和调节,以确保科学创造和科学实践朝着真善美的方向发展。

  二是要切实改革教育模式。现行“填鸭式”的应试教育模式与培养创造型人才的要求背道而驰,极大地妨碍着人们原创能力的提升。与原创能力要求的怀疑精神和创新精神相反,应试教育模式的核心特征就是将现成的知识单向灌输给学生,学生通过反复学习达到机械式的记忆,并让其成为考试中解答试题的标准答案。在整个应试教育模式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标准化试题”,以填空、选择题的形式,将一些并不适合于标准化的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例如文学和哲学等学科知识简化为一个个“标准答案”。即使是“主观题”的问答题,据以评分的“参考答案”同样被分解成一个个知识点,供评分的时候“踩点评分”。这种模式所教育出来的学生,对于世界及事物的理解往往流于肤浅和简单,倾向于接受现有的事实,认为现状是毋庸置疑也无需置疑的,创造和创新自然就无从谈起了。

  三是要切实深化分配制度改革,让资源的分配适度向创造性的劳动倾斜。改革开放之后曾经发生过资源分配“脑体倒挂”的现象,坊间流行的话语是“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刀的,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现在这种“脑体倒挂”的现象已经大为减少,甚至有了根本性的扭转,但另外一种资源分配模式又令人产生新的担忧。那就是资源过多地流入投机性的领域,而不是流入创造性的领域。人们普遍的感受是做实业难赚钱,而炒楼、炒房等投机性行为却容易赚钱;在生产或者研发的环节中不但难以赚钱,还常常赔钱,而借助权力从财富分配再分配的环节中却容易获取巨大的利益。这种“逆向淘汰”的后果,就是使得资源越来越多地离开生产环节和创造性的领域,而流入分配环节和投机性的领域。

  四是要切实建立起对知识产权的法律政策保护制度。知识产权的研发需要大量投入,包括资金、人才、设备等等各种条件的投入。可以说绝大多数知识产权的获得都以巨大的成本为代价,如果不能从市场上得到足够回报的话,那么对新技术的研发就将难以为继。因为很多原创性产品的仿造、伪造成本都很低廉,比如商标品牌、外观设计、软件、书籍、音像制品、电脑软件和药品配方等等,其仿造伪造成本与研发成本之间都不成比例,如果没有法律政策的严格保护,必然会导致仿造伪造的大行其道,从而最终抑制原创能力的提升。对知识产权的严格保护,一方面是保证知识产权所有人能够得到应有的市场回报,从而鼓励原创性研发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也可以切断其他经营者的仿造伪造之路,让他们转而努力通过研发新技术新产品去获得市场。


到论坛讨论
    解放日报 其他文章
    • 竞价排名 合理利润还是虚假广告 (2009年01月14日 15:30)
    • 叶檀:悲情的高杠杆金融机构 (2009年01月13日 16:53)
    • 价格战切勿过了头 (2009年01月12日 13:59)
    • 价格杠杆撬动消费 (2009年01月09日 15:38)
    • 揽才是手段 留才是功夫 (2009年01月07日 16:08)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