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质疑长平:经济学家就不需要文责自负了吗

http://www.jrj.com    2009年01月14日 11:41     红网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回应南方都市报1月13日“个论”《长平专栏:勿以语录评判经济学家》

  网上盛传一文,名为《中国经济学家骇人语录大全》,辑录厉以宁、张曙光、张维迎等多位经济学家的语录。语录中的话构成与现实、人们常识、社会既有对公平正义、经济学要点的强烈悖异。网民认为这很“雷”人。

  知名媒体人长平在1月13日《南方都市报》发表文章却认为,不能以语录来臧否经济学家。其文章的第一点我是赞同的,“语录体”的批评并不严谨与严肃,通常偷懒者将思考的权利过继给权威,首先服从于精英主义,等到苦头吃尽再来伪装平民主义的立场借以追诉,这当然是不对的。

  长平其文继而举出了哈佛经济学教授格里高利•曼昆的例子,坦露使用最先进的经济理论、计算方法和工具,很难准确预测例如大萧条之类的未来事件。经济学测算确实距离“黑天鹅”有差异,但是否真正是强烈的不稳定,继而可以推论出一种未来经济现象的“不可知论”?从中国房市的过去数年发展来看,并不是所有的经济学家和经济学爱好者都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被主流经济学家们不屑一顾的“牛刀”等人实际上是用最简单的经济学来推演、预测问题的。与此相关,而2008年初即提出“八大危机论”的郎咸平曾经说过,他是根据公开的官方数据进行最符合经济学演证的方法以及常识而归纳结论的。某些所谓的“经济学家”之所以遭遇后期事实的尴尬和民众的炮轰,恰恰是他们违背了最起码的学术立场。

  长平其文还谈到,“有些经济学家变成了政治家、军事家和教育家,喜欢制造语录,追求轰动效应,不仅越界妄言,而且只给惊人结论而不加以论证。同时,他们面对的又是从来都习惯于语录思维的听众,彼此一拍即合,结果是经济学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段话看起来像是批评经济学家的,实际上在帮他们开脱,这年头流行“自由选择”之说,藏着这样一种隐喻:经济学家又没拿刀枪逼你信奉他们的教条,正如我前几段谈到的,盲从者只好为非理性行为买单了。

  “自由选择”和“自己买单”对不对呢?起码不是错的,但之所以经济学家成为批评的焦点,更多的是源于他们对公众名义的“劫持”、通常居于官方权威机构的“学阀”地位、利用门生学徒遍布各级决策机关渗透意志,也就是说他们的那些“雷人话语”已经上升到公共性的角度,成为主导官方决策思路、影响民生福祉的极大影响,这跟曼昆、克鲁格曼等美国知名经济学家所处的环境并不相同。而《中国经济学家骇人语录大全》节选的内容,并不存在所谓的“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因为那些话的承载不是孤立的,是对经济学家们主张、论点、呼吁的概括,压根不是什么害人误导人的“语录体”,受众未作半点歪曲。报纸专栏不是常常标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什么叫“个人”,什么叫“代表”,莫非长平先生欺我等不具备最起码的汉语词义水平么?

  长平其文最后认为,经济学家不是算命先生,要理解其预测不准确,而其最重要的作用是提供经济学的思维和方法。这个话很对,但无助于帮衬辩护经济学家基于某种利益立场的断言与高论,从国有资产流失大辩论至今,我国的经济学家“更有热情”的,是不断站在公众的利益、情绪对立面,用经济学之外的立场说话,然后接连不断的被“证伪”,其人未曾羞愧,莫非这是很高明的思维与方法?股市房市有黑嘴暗托,但是人家都活得很谨慎,常常打几枪就狡兔三窟的换很多个地方,难道坐享体制和市场双重好处的经济学家就不需要文责自负了吗?

  [稿源:红网]

  [作者:郑渝川]


到论坛讨论
    红网 其他文章
    • 要有企业黑名单 更要有质监局黑名单 (2009年01月14日 00:21)
    • 廉价机票离普通民众还有多远 (2009年01月14日 00:20)
    • 春运一票难求是谁难求 (2009年01月14日 00:19)
    • 北京站“37出票女”需要更多的解释 (2009年01月14日 00:18)
    • 丰田想死还是想活 (2009年01月14日 00:17)
    郑渝川 其他文章
    • 质疑长平:经济学家就不需要文责自负了吗 (2009年01月14日 00:15)
    • 火车票不能实名缘于人口太多吗 (2009年01月12日 00:37)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