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政府自我革命的关键

http://www.jrj.com    2009年01月09日 03:10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共创中国未来”系列社论之五

  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仍以前所未有的广度和深度展开,谁也无法肯定地说:现在已经是“最坏的时刻”。时至今日,当这场危机吞没了美国金融体系的核心——从雷曼到美林的众多大投行,并迫使布什政府仓促制定了7000亿美元的拯救计划时,堆积在决策者和普通民众头上的问号,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沉重。

  以金融体系和自由市场为核心的美式资本主义,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欧美等主要经济体,正在步入经济衰退,这样低增长、高失业率状况将延续多久?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能否支撑起拯救世界经济的重任?

  或许,最重要的问题还在于一个容易被随意解释的常识:当美国政府一反大萧条时期胡佛政府对救市决策的迁延不决,而由华尔街局中人、财长保尔森领头,迅速地注资拯救了一干大金融机构时,市场与政府的重新平衡,将如何修正,又将在何处重建?

  按照以往多次系统性金融危机的历史经验,一般危机持续时间在四年,而花费的救市成本,往往占到了主要受冲击国家GDP的16%。比照这个数据,目前即将下台的布什政府7000亿美元救市计划,只占到了美国GDP的约7%,还远不够。然而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一长串救援名单,早就激起了广泛争议——为什么救贝尔斯登,却不救雷曼?为什么救花旗,不救底特律?或者,众多街头失业工人问的最多还是,为什么要拿纳税人的钱,去救华尔街那些贪婪的高管。

  反观中国,也有这样一些疑问。如中国政府为应对金融海啸冲击外向型制造业,以及提振消费信心的一揽子刺激计划,如何使之更有效率;外部需求萎缩导致的众多农民工失业,以及大学生未来就业状况的数据,如何有更准确的统计。还有更重要的一些常识性问题,如经济困难时期,政府应如何率先压缩庞大的行政开支,以腾出更多资源,用到支持中小企业恢复发展的刀刃上。

  问题千头万绪,但潜藏其中的核心命题,还是市场与政府定位,在前所未有的危机下,到底需要怎样一种新的平衡。

  经济动荡往往容易引发社会动荡——过去两年的粮食价格上涨,就导致了全球近30个国家底层民众的骚乱。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在某些领域,迅速扩大权力,推行一些新政也会遇到更少阻力——这在某种程度上,自有合理之处。当自由市场和无效的监管,放纵了贪婪,其可能对全球经济带来的破坏性,早已被目前金融秩序大崩溃所证明。这个时候,深受其苦的民众,呼唤政府用有力手段迅速强化对金融业监管,甚至可能“国有化”更多产业,是题中应有之义。

  然而也必须清醒地看到,追究这次金融海啸根源,无法将所有的污水,都泼到“自由市场”头上。那些以“每一个人都能享有美国梦”、“居者有其屋”等名义推出的房屋新政,以及引发全球性粮食价格上涨的生物能源政策,背后都闪现着美国政府泛滥、轻率的补贴,而这最终助推了目前这场伴随着房屋以及商品价格泡沫破裂的惨烈经济崩盘。

  仔细辨析,大洋彼岸的种种迷思,争论或者震荡,在我们这里也或多或少会有所反映。然而中国经济自有其独特性——独特的增长路径、独特的政策环境,乃至独特的不平衡格局。这最终也要求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位有识之士,从现在开始,用前所未有的决心和毅力,去变革行政管理体制,去挖掘新的增长潜力,去创新全新的发展模式。

  变革行政管理体制,这是促使未来中国走向更科学的治理与社会和谐的基础任务,也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而在一场规模宏大、影响深远的变革进程中,其中一项重要的任务,无疑就是要进一步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

  过去30年里,政府自身已有明显的转型,即已经开始由全能政府向有限政府转变、由经济建设型政府转向公共服务型政府、由传统技术政府转向现代信息技术政府。但是,政府职能转变还有待到位,主要表现在对微观经济运行干预过多,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仍比较薄弱;效率不高的问题仍比较突出;对权力的监督制约机制还不完善,等等。

  这意味着,未来政府自我革命的任务,依然颇为艰巨。政府身兼改革主体与客体的双重身份,需要找到自身改革动力和冲破阻力的办法,也需要来自外部更多的监督。通过改革,政府职能将更为清晰,也更有利于可持续发展,实现建立和谐社会的目标。

  政府的基本职能,除了外交和国防等政治职能外,在经济层面,主要是加强和改善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等。未来改革的关键之一,就在于把不该由政府管理的事项转移出去,尤其是解除政府在一些领域,特别是一些能够大大释放活力的服务业领域的过度管制,同时把该由政府管理的事项切实管好。

  超越一时的动荡,塑造中国在全球金融乃至经济政治格局中的全新未来,最终还是要回到30年前中国改革开放伊始最本质,也是最朴素的经验——让市场的活力,让一切有利于这个国家和民族蓬勃生长的力量,来重新塑造我们的未来。


到论坛讨论
    第一财经日报 其他文章
    • 什么在摇动油价 (2009年01月09日 03:02)
    • 充裕流动性将支撑资本市场 (2009年01月09日 02:59)
    • 这次衰退被几个因素放大 (2009年01月08日 02:11)
    • 以创业缓解农民工就业难 (2009年01月08日 02:10)
    • 左小蕾:对战略投资者退出应有心理准备 (2009年01月08日 02:10)
    第一财经日报 其他文章
    • 社保的次序与公民的文化 (2009年01月06日 01:57)
    • 从2009开始迎接新机遇期 (2009年01月05日 02:37)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