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管清友:能源价改不能停步

http://www.jrj.com    2009年01月01日 13:58     东方早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时隔数年,中国的能源改革在2008年再次启动。其动因似乎很简单,上一次低油价周期我们没有抓住机会,这一次油价暴跌之际则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过,在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重新审视中国的能源改革的意义则与以往大为不同。

  国际经济环境变化和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周期到来确实给中国继续推行能源改革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今后几年,中国将同时面临“保增长”和“调结构”的两大任务。生产要素的市场化改革则是调整经济结构的必然选择,能源改革无疑是重中之重。

  中国的能源改革不仅仅是价格改革,它应当包含三个层次:

  第一,价格形成机制改革。2008年启动的燃油税方案依然没有完全打破政府定价的模式。政府对能源价格的适度干预和监测是可以理解的,但完全由政府制定则既滞后又容易受到各种利益集团的影响。在国内油品市场结构仍旧是垄断性市场结构的前提下,可以考虑把定价权交给企业,由政府设定价格监测区间,进行必要的价格干预。而企业定价,特别是大量民营企业参与定价则能及时反映市场变化,弱化垄断定价的可能性。与油品市场相比,煤炭价格基本实现了市场化,但由于输电和配电没有分开,电力和煤炭两大行业只能隔着电网进行交易,供需双方的信息无法明确,交易很难达成。煤炭和电力行业的改革最重要的是通过输配分离和煤电一体化建立顺畅的交易机制。

  第二,价格改革。能源价格既要反映市场价格,又要纳入外部成本。这句话从理论上来说很容易,但做起来很难。市场定价解决了市场价格的问题,但怎样测算外部成本,谁来给外部成本定价,定多少合适?这其中不仅是个数字游戏,更包含着太多的利益关系。世界银行早在1997年的一份报告中就认为,中国煤炭使用每年的外部成本高达1000亿美元。这个数字反映出,把外部成本纳入能源价格迫在眉睫。解决了这个问题是可以增加全社会的总福利的。只不过改革当中势必要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特别是强势群体的利益,价格改革的难度不容小视。

  第三,管理体制改革。中国目前对煤炭、油气、电力等能源的管理分属于不同的机构。去年成立的国家能源局虽然设置了能源行业的各个管理司局,但9个司局,112个人员编制要管理中国能源领域规模如此巨大的事务实在是力不从心。问题还在于,中国能源管理属于典型的多头管理,且职权划分多有交叉。在具体的管理当中又掺杂着条条块块利益的影子,所以往往会出现谁都想管但都没管好,或者各部门都不管的尴尬局面。试想,同样都是正部级或副部级的能源管理部门和国有能源企业,怎么管理?能源管理体制不顺畅,政策方向就不明确,就容易摇摆。改革我国的能源管理体制势在必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之一,中国的能源管理机构应当承担起规范能源市场秩序,价格干预和监测、促进竞争,制定和执行行业标准,参与对外合作等等重要的职责。

  能源,国之大事。能源改革,任重道远。能源政策良治是中国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如果说改革开放30年后,中国改革已经到了“深水区”,那么能源领域的改革同样如此。


到论坛讨论
    东方早报 其他文章
    • 童大焕:社保改革的关键是填平两大身份鸿沟 (2009年01月01日 13:57)
    • 顾建发:楼市有危机但不悲观年底有望出现回暖 (2009年01月01日 13:57)
    • 马红漫:牛年,股市的底已经不远了 (2009年01月01日 13:52)
    • 粮食安全:市场机制不能承受之重 (2008年12月30日 07:11)
    • 救车市能不能打公积金的主意 (2008年12月30日 07:10)
    管清友 其他文章
    • 提高燃油税有助于节能减排 (2008年12月27日 09:09)
深度报道